扬州要传承好开明开放的城市精神
发布时间:2016-12-14

 

综合干部处  许万康

 

易中天在《读城记》序言中说过,人与人的差异也是城市与城市的差异。山川河岳、平原湿地等自然条件勾勒出一座城市的骨架和肌理,而人却以现实的生存状态和生活体验孕育了一座城市的灵魂和气质。而灵魂、气质恰恰是一座城市的文化符号和文化表达。从这个意义上讲,读城记也是一部读文记。扬州是全国首批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总计3批,共99座城市),我觉得这个排名是最能彰显扬州城市特质的排名,从历史文化来看,至少排全国前24名,这是扬州其他任何方面成绩所不能达到的。抚今追昔,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要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批准扬州市城市总体规划的通知》要求,以敬畏先人的历史唯物主义态度,护好城市精神的根,续好文化流传的脉,卯足长远发展的劲,育好人民共享的魂。

一、2500年来,四海英才汇聚扬州,筚路蓝缕,接续奋斗,孕育了开明开放的城市精神。扬州的建城史始于吴王夫差开邗沟、筑邗城。其中的,根据《说文解字》记载,意为干人筑造的城市。再细分:右耳刀在古汉语里意为城墙、城郭;干是一个原始族群,早期生活在今徐州一带。从这个意识上讲,扬州最早的先民是来自中原的北方人。随着东晋十六国动乱,北方士族大举南迁,扬州变为芜城;再到唐中叶国家经济中心自北向南转移,扬州再为扬州大都督府、淮南节度使官署地、淮南东道首府(唐元和郡县图辖滁州、庐州、和州、寿州等淮河以南、长江以北地区),东南第一经济重镇,堪称扬一益二。一直到明代,北方人构成了扬州的人口主体。自明清相替,清朝制造了扬州十日,把全城的百姓杀戮得所剩无几,随着盐业繁荣,主体来自安徽的盐商拖家带口来到扬州,所以现在扬州话与芜湖话还有几分相似;随着黄河几次发生灾害,处于黄泛区的鲁南、皖北地区的流民,知道扬州富庶,先后涌入扬州讨生活,所以现在就有方巷镇靠邵伯湖的渔村全是山东人的后裔,对我们分过去的山东籍大学生村官当做自家孩子;到太平天国,扬州作为清军江北大营所在地,成为太平军进攻的主要目标,损坏严重,目前扬州的园林住宅大多是咸丰以后修筑的。自被占领后,太平军在扬屯重兵,既为拱卫南京,又为准备北伐,所以现在西湖、平山一带多湖南、江西人后裔,都是那时候太平军的后代,从饮食上以腌肉、咸肉为冬季菜,体现了湖广的特色。回顾几千年历史,可见现在所谓的扬州人根子上几乎都不是本地人,都是外来的移民。可就是这些移民,创造了扬州2500年辉煌灿烂的文化。扬州八怪里仅郑板桥、高翔等3个扬州人(清朝兴化县属扬州府)。由此可见,扬州自古以来就是一座开明开放的城市,不论繁华萧条,都吸纳来自不同地域的人们,或富甲如安徽盐商,或贫困如山东流民,或神韵如江南才子,扬州都能以博大胸怀包容之。

二、在长三角城市群的新一轮竞争中,扬州更要以开明开放的精神吸纳八方英才。现实中,我们许多地方虽然升了格,由县升格县级市,甚至升格地级市,但还是小县城思维,眼界不大、格局狭窄,胸无大志、故步自封,跳不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缺乏全局与长远意识。扬州虽然城市基础比较好,人的相容度也比较高,但在城市建设上还存在着一些深层次问题。比如,小城镇还是一条街、两排房、几个红绿灯管四方,功能单一几乎没有产业支撑;有些项目还是噱头多、功能少、盈利模式单一、不可持续;对人口等关乎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研究还不够深入。需知,人口规模和质量既体现城市当前发展的品质,也为未来发展积蓄后劲,决定了一座城市的前途。近日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明确2020年扬州市常住人口预测为560万,2030年为570万,而2014年底扬州市常住人口为447万,意味着今后15年时间常住人口增加120万左右。这是一个大课题,这120万人从何而来?除去新出生人口、老龄化因素,这其中的人口结构、素质如何,需要哪些政策引导、配套,都需要认真研究。从我现在想到的,扬州常住人口的老龄化在江苏长江以北属于比较突出的。这几年外地人来扬买房,总的来看既有年轻人,也有快退休的人,随着以后养老金全国统筹、医保跨省结算,加上扬州的宜居品质,来扬州养老的人会越来越多。但问题是,如果把养老作为一个产业,的确是朝阳产业,做得好甚至是高端服务业;但仅仅是吸纳老年人,一座城市的发展动力何在,是否会埋藏日本、北欧社会老龄化、发展动力不足的隐患。所以,我们要坚持开明开放的精神,花大力气吸纳五湖四海的高素质人才。当前东北经济不景气,国有大厂大院集聚了许多高技能、高素质人才,我们可以抓紧时机组织优势企事业单位抄底人才。人才来了,如何理顺体制机制把他们服务好,创出高效益,甚至通过他们串联产业链、服务链接力招引人才,也是重大课题,首先是胸怀、其次是政策。

三、在传统文化传承保护上,扬州要坚持开明开放的精神,既要算经济账,更要算历史帐、国家帐、民族帐。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对历史遗迹和传统文化的保护,不是文化保守主义的孤芳自赏,而是需要更广的胸怀和更长远的眼光,不能眼皮浅、紧盯那块地几百万一亩。要看到如果不保护,这个历史文化符号很可能永远失去,扬州作为通史型的历史文化名城可能就在某一历史阶段出现空白解读,花再多的钱也买不来。为什么西方长期以来对我国5000年文明史持怀疑态度,就是因为没有实据支撑,仅有文献记载,直到后来早期文字出土发掘,才扭转过来。与我们一江之隔的镇江也有同样的教训。镇江作为历代水陆交通枢纽,唐以后各朝政府都在运河与长江交汇处建设了大量的漕运码头及配套的粮仓。镇江江河汇房地产项目,恰恰坐落在宋元两代运河漕运粮仓的遗址上,但开放商见钱眼开,政府文物保护意识淡漠、监管松弛,导致这一处很可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遭毁灭性破坏,国家文物局将镇江排除在大运河申遗城市之外。这件事体现了镇江目光短浅、具有强烈地域特征的小码头意识。我的看法:扬州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其实是有很多制约的,而且是刚性制约,通过勤奋努力不一定改变得了,比如:论经济腹地、整体功能始终被南京压制;论土地、劳动力要素资源,比不过盐城;论区位,比不过南通、镇江;论产业基础,比不过泰州;论政策扶持,比不过淮安,其中只有产业基础、政策扶持可以靠努力改变,所以扬州至多可以与泰州、淮安竞争,其他城市已经或迟早超越我们。但扬州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传统风格的自然风光、精细厚实的生活风韵却是省内除苏州外的其他城市不可比拟的。所以,我们必须牢牢把握这个特色,经济发展再用力,可能成效并不明显,文化发展稍一用力,效果就有了。实质上,发展文化也是发展经济,文化是扬州这座城市经济发展的娘胎,是城市发展的特色,所以文化是生产力,也是最大的竞争力。这半年来,我们的房地产去库存成绩在全省名列前茅,就得益于这种特色所改善提升的人居环境。


中共扬州市委组织部 - 中国扬州门户网站群 - 欢迎您